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4|回复: 0

制止太阳能、风电等产业盲目扩张发展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6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62
发表于 2021-2-17 04:36: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行车后面的小孩座椅












<共计1986字>

  

  

  自行车后面的小孩座椅

  ——也好快活

  

  

    

    

  “该给孩子做一个座椅了。”那天老婆对我说。

  我当然知道老婆说的是什么,她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其实我心里也一直在惦记着这事,只是一天天延误着。

  那时候我的女儿才两岁多一点。因为没有自行车后面的小孩座椅,每次我带她出门都是把放到自行车大梁上,孩子的胳膊紧紧的伏在自行车把上。每次这样带着她,我就会想起我的小时候,也是这样让父亲带着。我们没有感觉过难受,而且回忆起来还有温馨之感,会有很多的童年影像不时浮现出来。比如那段已经没有了墙砖的旧城墙,城墙上长满蒿草,仿佛湿漉漉的,可惜现在连这段旧城墙也拆掉了。我希望孩子能够在车子的前面看到更多风景,那也是一份记忆的财富。

  现在我明白应该给孩子做一个车后面的座椅了,是因为现在的自行车不像我小时候父亲的加重自行车把宽了,狭窄的把距影响了车子的灵活。

  就在前两天我带着孩子去幼儿园经过解放路的时候,路边一辆“桑塔纳”轿车在我没有任何防备情况下,突然地打开了车门,当时我已经来不及刹车,如果是平常我还可能一下把绕过去,但此时前面有孩子,把只能拐到一半了。

  右面的车把撞在车门上立刻失去了平衡,我和孩子从左面飞了出去,这时候出于应急的本能,我只能选择把损伤降低到最低了,如果是我一个人我可能会顺势倒地滚到一边卸去摔下去的力道,但因为前面有孩子这时候我就不能只想到自己了,就在倒地的瞬间我把用本来应该用来撑地保护自己的左手腾出来往上托了孩子一把,孩子倒在我的身上,而我因为失去左手的保护,脑门重重的摔在地上,当时我都能听到我的脑子里轰的一声。

  还好也只是轰了一声,我站起来第一个动作是看孩子,还好,孩子没有受伤,只是惊讶的看着我。

  我的脑门蹭破了,血流出来。“桑塔纳”的司机从车里下来,一脸的紧张。这应该是他的责任,先不说那段路按规定就不应该随便停车,就是按常规,司机开门之前也该先看看后面有没有车来。

  还好,是一个外地司机,一脸恐慌的给我道歉赔礼,如果是本地司机说不定还要和你理论你撞坏他的车了。这种事我遇到过。两白癜风可以治愈吗个日报社的后生骑自行车硬是把一辆出租车的车门撞下来了,结果是两个日报社的后生赔钱了事。

  我不知道说什么,毕竟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这时候旁边已经围了很多人,马路上出事后这种场景的少不了的。有人就说该去医院看看再说,是不是脑震荡啊。司机一脸的苦相,说他停车在这里等人,就准备回老家的。我也不想去医院,觉得也没什么大事,无非擦破点皮,再说送了孩子我还得去上班,那时候我在变电所是一个人一个班,我不去哪里就没人了,万一有个事我也不好担待。却又觉得就这样了事不甘心。这时候旁边自然有明白人说话,指点司机你就快给钱吧,怎么也得补偿点吧。司机问我赔你多钱啊?我说,你就看着办吧。这事情也真不好说是啥行情。司机掏出50块来,问我够不够。我接过来说就这样吧。旁边有人起哄,50块太少了,给一百!司机看着我犹豫起来,我看这已经旧了的“桑塔纳”和一脸苦相的司机,心软了。整整车把带上孩子走了。后来厂里也有人说我,你真不该给50块就了事,嫌我不够狠,我也觉得自己不够狠,但觉得也可以了,当时我一个月工资也就一百多一点,擦破点皮50块也行了,半个月以后也就好了。

  这件事让我给孩子做座椅的心才定下来。

  当然我很发愁,当时街面上好像还没有卖的,就是有也觉得不划算。我们厂里很多人都是自己找出料做的。可我一进厂就在变电所,和厂里车间的人不大惯,一般情况咱这人还不想求人,再说还得找一堆钢筋,就是找上还得按尺寸下料,还得找焊工干。

  世上无难事,就怕有心人。我看到下料车间的铁皮条子了,也是废弃的边角料,厚度也可以。我何不拿这东西做一个呢?电焊咱不会,咱有钢锯、电转吗,打上眼用螺丝串起来拧紧也行吗。

  开始行动,废铁条好办,准备了一堆,参照别人的小孩座椅下好料。最麻烦的是螺丝,不能太大,也不能太长。现在回想还是得感谢那年头,厂里管的松,跟管库的一说,管库的给了我一饭盒五毫米的小螺丝,现在这是不能想象了。

  一切顺利,我把东西都拿回家,打眼穿螺丝,怕时间长了螺丝松动,我又专门找了几十个弹簧垫。

  我已经忘记用了多长时间做好这个座椅,怕铁皮把孩子划伤,我又找了一盘绿色的塑料带缠上,有了塑料带效果马上就显现出来了,看着自己自力更生的结果,真是连我自己都惊奇自己还有这样的手艺。老婆看着脸上也笑开了花,买回酒菜来犒劳我。

  我当然很得意,说真的至今我还没有看到过第二个这样的座椅。

  这把座椅一直坐到女儿长大的不能再坐还是好好的。这时候小姨子家的孩子需要坐座椅了,跟我老婆来借,老婆和我商量。我说,有啥说的,借吧,反正咱家孩子也不能用了。其实我知道这种东西出了门就不可能回来了。果然,小姨子的孩子用完,她小叔子子家的孩子又接上用了,这以后我就再也看不到我的劳动成果。只是有时候会不由得想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温病、瘟疫和肺炎、流感高烧论坛

GMT+8, 2021-2-28 02:52 , Processed in 0.63008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